政府网站年度报表-欧意交易所

发布于:2024-07-11 15:15:05

  

政府网站年度报表-欧意交易所(图1)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2〕72号,以下简称《处罚决定》)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根据询问笔录及情况说明、相关资金往来、证券账户交易设备关联、证券账户交易记录等证据,2017年3月6日至4月24日期间(以下简称操纵期间),申请人控制“朱某建”等92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青岛汇金通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金通)股票。

  操纵期间共计34个交易日,账户组有33个交易日参与该股交易,累计买入43,298,547股,买入成交金额2,133,686,514元,累计卖出43,107,047股,卖出成交金额2,152,889,884.79元。操纵期末,账户组持有“汇金通”220,500股。账户组所持余股现已全部卖出。账户组实际盈利合计20,702,846.4元。

  操纵期间,账户组自2017年3月6日开始集中买入该股,于3月22日持流通股达到峰值11,087,961股,占总股本比例达9.5%,占流通股本比例达38%,操纵期间共18个交易日账户组持股超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

  操纵期间,账户组交易该股的数量占该股市场成交量的比例平均为14.54%,共11个交易日的成交占比超过20%,3月31日成交占比达到峰值50%,其中,账户组申买数量占市场申买量比例超20%的交易日有14个交易日,峰值达到32.9%;账户组申卖量占市场申卖量比例超20%的交易日有8个交易日,峰值达到42.02%。

  操纵期间,账户组在2017年3月6日至3月14日共计7个交易日内,以不低于市场卖一价大量申买。期间,账户组不低于卖一价申买数量占连续竞价阶段申买数量的比例为65.95%,对应的成交数量占市场连续竞价阶段总成交量的比例为20.42%。

  操纵期间,账户组存在反向交易的交易日共计24个,反向交易量占账户组成交量的68.32%。其中,反向交易占账户组成交量比例超过50%的交易日为17个,占比超过90%的交易日为5个,最高比例为98.38%。

  操纵期间,账户组存在对倒的交易日共计18个,对倒交易量占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超过10%的交易日为2个,最高为11.09%。

  操纵期间,“汇金通”股价呈现急涨急跌形态,3月6日至3月27日,“汇金通”股价持续上涨,阶段涨幅高达69.12%,与同期上证综指(上涨1.51%)相比偏离67.61%。此后,3月28日至4月24日,“汇金通”股价快速下跌,阶段跌幅高达44.20%,与同期上证综指(下跌4.21%)相比偏离-39.99%。

  综上,2017年3月6日至2017年4月24日期间,申请人控制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集中交易“汇金通”,并在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汇金通”,影响“汇金通”的股票价格。

  申请人上述行为违反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三项之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的操纵市场违法行为。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决定:没收申请人违法所得20,702,846.4元,并处以20,702,846.4元罚款。

  申请人复议请求撤销《处罚决定》,对其不予处罚或减轻处罚。理由为:1.《处罚决定》认定申请人实际控制部分案涉账户不符合事实。一是《处罚决定》认定账户控制的标准缺乏法律依据,且相关事实反而证明多数账户并非申请人控制。二是账户收益归属、配资协议签署主体、机构户相关协议约定等证据可以反证相关账户并非由申请人实际控制。三是部分笔录不可信甚至自相矛盾,不应采信。2.申请人不具有主观操纵意图。一是客观证据证明申请人不具有拉抬股价的主观操纵意图。二是主观上申请人不具备拉抬股价的操纵动机。3.《处罚决定》认定违法所得超出申请人实际所得不当。一是没收违法所得应限于申请人的实际所得。二是即使认定违法所得不限于申请人的实际所得,也应向实际获利主体没收申请人实际所得之外的违法所得。4.案涉账户组交易行为不符合操纵市场行为模式,不会致使证券交易异常。欧意交易所一是案涉账户以卖一价左右申买是正常交易行为,不符合扭曲股价的操纵行为模式。二是多数案涉账户同时存在买入卖出交易,不会致使证券交易异常。三是汇金通股票价格波动并非由涉案账户交易导致。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其作出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主要理由为:

  1.关于账户控制关系。第一,本案从多个维度综合认定申请人实际控制92个案涉证券账户。第一,申请人在接受调查时承认借用相关账户。第二,账户名义所有人或配资中介指认将资金和账户出借给申请人使用,或者指认接受申请人的交易指令。第三,案涉证券账户关联银行账户或配资方银行账户与申请人使用的银行账户之间存在资金关联。第四,相关证券账户交易“汇金通”时存在IP地址、MAC地址或手机号码关联的情况。第五,相关证券账户在案涉期间存在交易相同股票的情况。

  2.申请人相关复议理由不能成立。其一,被申请人认定申请人实际控制使用案涉证券账户,均是通过资金来源、交易设备关联、相关人员询问笔录指认、证券账户交易特征等多方面证据综合认定,而非仅依据个别配资中介询问笔录或交易特征等单方面证据认定。即便如申请人所述,有部分账户缺乏某些维度的证据,欧意交易所但其他多个维度已足以认定账户控制关系。其二,账户收益归属、配资协议签署主体、机构户相关协议约定并非判断账户控制关系的唯一标准。其三,被申请人调查获取的询问笔录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申请人猜测他人指认申请人是为了规避调查或者推卸责任,并无证据支持。

  3.关于操纵意图。在案证据足以证明申请人存在主观操纵意图。根据案涉连续交易、拉抬、反向交易、对倒交易等客观指标的分析,结合申请人、王某龙等人的询问笔录关于交易汇金通股票的相关描述,充分表现了申请人要将汇金通股票价格拉抬或维持在高位的主观操纵意图。

  4.关于违法所得。违法所得是指实施市场操纵行为所产生的全部违法收益,而非操纵行为人的实际获利。申请人与其他人的利益分配问题,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范畴,不是确定行政处罚金额的依据。欧意交易所

  5.案涉交易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一方面,本案判断连续交易异常的指标包括涉案期间账户组的成交占比、申买占比,集中申买期间不低于卖一价申买占比以及对应的成交占比,涉案期间账户组反向交易占比等等,并非申请人所述以“卖一价左右申买”进行判断。另一方面,操纵证券市场行为也并非简单的先买后卖,操纵行为人有可能通过反向交易行为、对倒交易行为,营造股票交易活跃的假象,以达到吸引其他投资者跟风入场的目的。本案中,申请人恰恰通过大量的买入卖出行为,拉升标的股票的成交量。欧意交易所另外,操纵期间“汇金通”股价明显呈现急涨急跌形态,尤其在账户组集中拉抬期间,“汇金通”股价涨幅明显。因股票价格变动受多种因素的影响,申请人所称“汇金通”股价波动并非完全因其交易行为致使,并不影响本案操纵行为的认定。

  经查明,2017年3月6日至4月24日期间,申请人控制账户组交易“汇金通”,账户组有33个交易日参与该股交易,累计买入43,298,547股,买入成交金额2,133,686,514元,累计卖出43,107,047股,卖出成交金额2,152,889,884.79元。操纵期末,账户组持有“汇金通”220,500股。账户组实际盈利合计20,702,846.4元。

  操纵期间,账户组自2017年3月6日开始集中买入该股,于3月22日持流通股达到峰值11,087,961股,占总股本比例达9.5%,占流通股本比例达38%,操纵期间共18个交易日账户组持股超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

  操纵期间,账户组交易该股的数量占该股市场成交量的比例平均为14.54%,共11个交易日的成交占比超过20%,3月31日成交占比达到峰值50%,其中,账户组申买数量占市场申买量比例超20%的交易日有14个交易日,峰值达到32.9%;账户组申卖量占市场申卖量比例超20%的交易日有8个交易日,峰值达到42.02%。

  操纵期间,账户组在2017年3月6日至3月14日共计7个交易日内,以不低于市场卖一价大量申买。期间,账户组不低于卖一价申买数量占连续竞价阶段申买数量的比例为65.95%,对应的成交数量占市场连续竞价阶段总成交量的比例为20.42%。

  操纵期间,账户组存在反向交易的交易日共计24个,反向交易量占账户组成交量的68.32%。其中,反向交易占账户组成交量比例超过50%的交易日为17个,占比超过90%的交易日为5个,最高比例为98.38%。

  操纵期间,账户组存在对倒的交易日共计18个,对倒交易量占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超过10%的交易日为2个,最高为11.09%。

  操纵期间,“汇金通”股价呈现急涨急跌形态,3月6日至3月27日,“汇金通”股价持续上涨,阶段涨幅高达69.12%,与同期上证综指(上涨1.51%)相比偏离67.61%。此后,3月28日至4月24日,“汇金通”股价快速下跌,阶段跌幅高达44.20%,与同期上证综指(下跌4.21%)相比偏离-39.99%。

  本会认为,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四)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

  本案中,在案证据足以认定,2017年3月6日至4月24日期间,申请人控制账户组,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交易汇金通股票,并在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汇金通股票,影响汇金通股票交易量和交易价格。申请人上述行为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及第三项规定的操纵证券市场违法行为,被申请人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并无不当。

  经审查,被申请人系结合资金来源、交易设备关联、案涉相关人员询问笔录指认情况以及案涉证券账户交易特征等多方面的证据综合认定申请人实际控制使用账户组,本案关于账户组控制使用关系的认定,并无不当。结合案涉账户组交易行为呈现的连续交易、拉抬、反向交易、对倒交易等交易特征以及申请人和案涉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内容,足以认定申请人存在主观操纵意图。违法所得是指实施违法行为所取得的款项,申请人与其他主体关于利益分配的约定不影响对申请人操纵证券市场违法行为违法所得的认定,《处罚决定》关于申请人违法所得的认定,并无不当。

  综上,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行政处罚决定书》(〔2022〕72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上一篇:10万余人参与、交易金额超百亿 新沂市检察官:暴富偏门不可取

下一篇:86949C0m-欧意交易所

资讯 观察行业视觉,用专业的角度,讲出你们的心声。
MORE

I NEED TO JOIN OKX

我要加入欧意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